3873.第3873章_一刀倾情
笔趣阁 > 一刀倾情 > 3873.第3873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3873.第3873章

  蒲本玉良说到这里,瞥了茅书生一眼,这才接着说道:“当然,除了茅平生之外,老夫在白莲山庄之中还结识了不少朋友,虽然这些人位卑言轻,无足轻重,帮不上什么大忙,但是交朋友嘛,自然要多多益善,说不定什么时候便能派上用场。老夫为了不让茅大人心生猜忌,平日里极少出门,幸亏有茅平生和这些朋友暗地里为老夫通风报信,老夫才能对茅大人的一举一动洞若观火。今晚茅大人偷偷来到了这里,便是茅平生暗地里将此事告知老夫。老夫听了之后,这才尾随而至,与茅大人在此处相见。哈哈,哈哈。”

  慕容丹砚虽然对茅书生颇为厌恶,但是方才看到他被蒲本玉良和茅平生讥讽嘲笑,肆意侮辱,心中却也愤愤不平。待到蒲本玉良说出茅平生竟然与假冒郡主的妓女勾搭在一起,而且为了这个女子出卖了茅书生,慕容丹砚心中又惊又怒,暗想为人在世,即便成不了英雄豪杰,却也不能卑鄙无耻,坑害别人。茅平生是茅书生的族弟,那个女子虽然是假冒寿王府郡主的妓女,但是既然嫁给了茅书生,便是茅平生的嫂子。茅平生勾引嫂子,是英雄好汉最为不齿的行径,即便是平民百姓,对这等背弃人伦的无耻之徒也是深恶痛绝。我听说书先生讲过梁山好汉的故事,其中有一位好汉姓武名松,最是英雄豪迈,即便在梁山好汉之中,也是最骁勇善战、行侠仗义的大英雄。武松因为杀人逃到外地,后来朝廷赦免逃犯,他这才能够离开藏匿之处。只是武松最初并未前往梁山聚义,而是投奔他的哥哥武大,在阳谷县做了一名都头。武大相貌丑陋,又没有什么本事,只能靠着卖炊饼为生,人送外号三寸丁谷树皮,但是他却娶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妻子潘金莲为妻。潘金莲自负美貌,看不起武大,以为武大坑害了自己一生,心中对武大颇为痛恨。待到武松前来投奔哥哥,潘金莲见武松生得相貌堂堂,登时起了爱慕之心,有一日趁着武大外出不在家,竟然勾引武松,要行那苟且之事。武松原本对潘金莲甚是敬重,没想到这位嫂子竟然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事情,当即严辞拒绝,还痛斥潘金莲不守妇道,而且威胁潘金莲说,若是她再敢做出这等肮脏之事,休怪做兄弟的翻脸无情。潘金莲没有想到武松竟然如此绝情,又羞又气,不只痛恨武大,连武松也恨上了。后来她与阳谷县的大财主西门庆勾搭在了一起,为了做长久夫妻,竟然下毒害死了武大。武松为兄报仇,在武大灵前杀死潘金莲,又在一座叫作鸳鸯楼的酒楼上杀掉了西门庆,取了这对奸夫淫妇的人头祭奠武大。这个故事流传甚广,不只江湖中的英雄好汉知道武松的故事,就连平民百姓也是口口相传。若是武松贪图美色,与嫂子潘金莲勾搭在了一起,哪里还会成为流芳百世的大英雄?茅平生这个奸贼好不要脸,今日我就要替天行道,将这个坏蛋一剑刺死,除掉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。

  念及此处,慕容丹砚狠狠瞪了茅平生一眼,随即又转头向茅书生望去。只见茅书生一脸灰败,身子僵硬,犹如僵尸一般,对周遭情形似乎压根没有看在眼中。慕容丹砚见茅书生如此模样,暗想姓茅的接二连三被蒲本玉良戏弄,沮丧失望之下,已经全无斗志。咱们要与蒲本玉良老贼一伙大打出手,还要想法子护得此人周全,只怕并非易事。

  慕容丹砚思忖之际,只听蒲本玉良笑着说道:“茅大人,眼下你已经是众叛亲离,孤家寡人,就不要做垂死挣扎了。若是你乖乖将茅家藏宝的所在说了出来,老夫可以赏你一个痛快,茅大人不必受皮肉之苦,痛痛快快上路。若是茅大人还要倔强,嘿嘿,那就休怪老夫用一些手段,逼迫茅大人说实话了。”

  慕容丹砚见蒲本玉良只与茅书生说话,压根不将自己和厉秋风放在眼中,心中大怒,暗想这个老贼目中无人,嚣张跋扈,如此蔑视我和厉大哥,着实该死。其实寿王府与白莲山庄勾心斗角,与咱们没有丝毫干系,蒲本玉良老贼和茅书生谁胜谁败,我更是全然不放在心上。只是蒲本老贼竟敢在我和厉大哥面前无礼,咱们岂能容他?!好,好,既然你这个老贼卑鄙无耻到了如此地步,说不得我和厉大哥只好助茅书生一臂之力,将蒲本老贼一伙打得落花流水,看看这些坏蛋还敢不敢在咱们面前如此蛮横!

  想到这里,慕容丹砚双眉竖起,冷笑了一声,口中说道:“老家伙,你敢在咱们面前如此无礼,是不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?对啦,我忘记了你是扶桑人,未得圣人教化,想来确实不晓得死字如何写才好。今日我就教你一个乖,让你这个奸贼知道在咱们面前嚣张跋扈的下场!”

  慕容丹砚说完之后,右手已然拔出长剑,便要向蒲本玉良冲杀过去。厉秋风急忙伸出左手将她拦了下来,沉声说道:“姑娘且慢。此事是蒲本先生与茅庄主的纠纷,正主都没有说话,咱们乃是外人,岂能插手此事?”

  慕容丹砚被厉秋风拦了下来,心中着实不快,忍不住跺脚说道:“厉大哥,老贼方才说过,不只要将茅庄主杀掉,还要将咱们也一并除去。这个奸贼心狠手辣,卑鄙无耻,我要杀他,不只要为茅庄主出头,更要让老贼知道,咱们不是任他戏弄的蠢笨之人。”

  慕容丹砚话音方落,厉秋风尚未说话,只听对面传来一声冷笑,紧接着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说道:“你这个雏儿敢在老子面前无礼,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!有本事就站出来,让老子将你的脑袋割了下来,看看你这条汉狗腔子里的血是红还是黑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lo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lo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